首页>党史研究>资政文汇
 
李明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在汉中的发展历程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3-31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汉中经过了十分艰难的发展历程。各级党组织和共产党员饱含革命激情,领导汉中人民开展了土地革命、抗日救国和迎接汉中解放等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斗争。先辈们为追求革命理想和实现奋斗目标,不怕牺牲,前仆后继,为中国革命胜利和汉中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天的人们,不但要永远铭记这段不可磨灭的红色历史,心中有党,而且要永记党恩,更加自觉地干好工作。

  一、从1927年2月至1949年12月,中国共产党在汉中不但建立的有党组织,而且建立的有工农红军、红色政权和革命根据地。但在国民党反动势力的围追堵剿和残酷屠杀下,绝大多数都失败了。其中:建党就有七次,但失败的就达六次;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和红色政权的干部被抓被杀,甚至被活埋。仅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先后就有六任中共陕南特委书记或特委负责人被活埋,英勇牺牲的共产党员、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和红色政权的干部达1300多人......烈士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汉中革命斗争史上最可歌可泣的篇章。

  二、与国内其他地方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相比较,汉中建立党组织体现出独有的特点。这就是:经历了一个由汉中青年学生外出求学,在外地接受马克思主义,参加中国共产党组织,然后回汉中建立起党组织的过程。据资料记载,在汉中,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是刘秉钧,城固县上元观人,1923年5月在上海入党。在汉中,建立最早的中共党组织是1927年2月由陈锦章建立的中共宁强县大安小组。随后,谢佐民等人于1927年9月建立了中共南郑小组。紧接着,中共陕西省委或中共中央西北局专门派人来汉中建党,领导汉中的革命斗争,从1927年10月至1949年12月,先后在汉中境内七次建党,但前六次都失败了,最后一次坚持战斗到1949年12月6日汉中解放,可见斗争的艰难程度。

  第一次,1927年10月,中共陕西省委为了推进陕南的革命斗争,决定在汉中建立中共陕南特委,领导汉中和安康两个地区党的工作,同时派共青团陕西省委候补委员、共产党员刘甲三担任陕南特委书记。同年11月,刘甲三到汉中后积极工作,取得了成效。1928年3月,刚建立四个多月的中共陕南特委就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了,特委书记刘甲三逃往四川,谢佐民、赵勃生、王子明、陈俞廷等党员被捕。

  第二次,1929年7月,中共陕西省委派省委委员陈征(又名陈乃先)来汉中重建中共陕南特委。陈征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陕西省党部巡视兼南郑县党务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他以此身份为掩护联系汉中各县的共产党员,由于联系到的党员人数少,故而在汉中建立了中共陕南小组,陈征任组长。党组织建立后,陈征等人在青年学生中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进步青年,开展了一系列活动。1930年春,中共陕南小组遭到国民党汉中当局的破坏,陈征离汉回到省委。

  第三次,1930年9月,中共陕西省委派省委秘书长梁益堂来汉中重建中共陕南特委。梁益堂来汉中后,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不但建立了部分基层党组织,接上了许多党员的组织关系,而且于1930年11月20日在南郑龙岗寺秘密召开了宁强、城固、南郑、洋县、勉县、褒城、西乡和凤县八个县的20多名代表参加的陕南党的第一次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共陕南特委,梁益堂任书记兼组织委员,周彬如、陈锦章、王述绩等12人任委员。新的陕南特委建立后,在艰难困苦的白色恐怖环境中,做了许多重要工作,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积极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扩大党的队伍。从1930年11月至1936年2月,中共陕南特委先后建立了南郑、城固、洋县、勉县和西乡五个党的县(工)委,建立了39个区、乡、村党组织以及学校和国民党驻汉军队中的中共党组织,党员人数最多时发展到了1400多人。

  二是大力创建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在中共陕西省委领导和红四方面军的帮助指导下,陕南特委于1933年2月在西乡县的骆家坝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九军,军长陈浅伦、政委李艮;红二十九军失败后,又建立了13支红军游击大队,主要活动在城固、西乡、洋县、勉县、南郑、留坝等地。加上红二、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在汉中境内建立的红军游击队,在汉中境内共有党领导的革命武装达120多支。

  三是积极建立红色政权和革命根据地。在陕西省委领导下,中共陕南特委先后建立了两个红色政权,这就是:西城边区苏维埃政府和南城褒边区苏维埃政府。革命根据地面积达550平方公里,人口近30000人。徐海东、程子华率领的红二十五军长征打到陕南后,先后建立了五个区苏维埃红色政权(洋县境内的华阳、留坝境内的江口、佛坪县境内的龙潭子、孔家湾、沙窝子)、19个乡苏维埃政权,根据地面积1150多平方公里,人口达29000多人。贺龙率领红二方面军长征经过略阳时,建立了三个苏维埃红色政权(郭家坝、西沟、白水江)。

  四是大力支援红四方面军建立和巩固川陕革命根据地。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支持并协助建立了川陕地区汉中境内五个党的县委(陕南、赤北、红江、宁强、阳平县)和五个县级苏维埃政府、22个区苏维埃政府、95个乡苏维埃政府、320个村苏维埃政府。其二,积极配合帮助开辟了川陕红色交通线。其三,支持配合陕南战役,策应中央红军长征;并大力发动和组织汉中青年参加红军,达4374人。其中南郑一个县就有2400多人参加了红军。

  1936年2月,因国民党汉中当局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员,陕南特委及许多基层党组织遭到破坏,中共陕南特委领导人为寻找上级党组织去了西安,特委党的工作停止了。

  第四次,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发动和组织汉中人民开展抗日救国运动,中共陕西省委决定在汉中恢复和整建党的组织。1938年1月,省委选派原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西乡籍干部余洪远和陕西省委青工部长董学源到汉中,与先前已到汉中的工委书记杨永旭,组成中共汉中特委,余洪远任书记。由于汉中是抗战的军事重镇和屏障陪都重庆的要地,国民党军事当局对汉中统治十分严密,特务、密探盘查极为严厉。面对严峻的环境,中共汉中特委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动摇。一方面,积极恢复和整顿建立党的组织、发展党员、扩大党的队伍(1938年3月有党员120余人,到1938年7月达到380多人);另一方面,大力组织民众团体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向延安输送青年干部、为抗日前线将士筹集钱款和物资、抵制日货等。然而,坚持防共和反共政策的国民党汉中当局,从1938年底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取消民先队组织,中共汉中特委和许多党组织遭到破坏,特委书记余洪远秘密撤回延安。

  第五次,1939年1月,中共陕西省委派李铁轮来到汉中,传达省委决定:一是撤销中共汉中特委,成立中共汉中地委,李铁轮任地委书记;二是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在巩固的基础上求发展;三是根据当地的客观条件和实情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经过两个多月的细致努力,整顿了城固、西乡县委,重组了洋县城区和南区两个区委,建立了南郑市委,巩固了勉县和褒城县委,党员队伍从1938年7月的380多人发展到820多人。1939年6月21日,由于叛徒瞿文德出卖,中共汉中地委遭到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破坏,地委书记李铁轮秘密逃走,组织部长任戈白被捕牺牲。

  第六次,1939年10月,中共陕西省委派赵希愚来到汉中,传达省委决定:一是撤销汉中地委成立中共汉中工委,赵希愚任工委书记;二是贯彻党中央的《决定》,停止发展党员,巩固党的组织,与上级不失去联系,不发生问题;三是在可能的条件下党员应尽可能找到社会职业,以合法方式开展工作,不给国民党顽固派以可乘之机。不久,省委又派江硖来汉中接替赵希愚工委书记的工作。1940年5月,针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逆流和严酷的斗争形势,党中央确定了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贯彻这一方针和省委要求,中共汉中工委书记江硖以城固县代家山小学为立足点,以教师身份作掩护,采取不定期单线联系的方法,谨慎领导各地党组织的工作。1941年初,国民党汉中当局及其特务机关利用叛徒翟芳逮捕杀害了洋县中心县委副书记梁志宇,相继被捕杀害的还有勉县的刘彩凤、南郑的李春华、城固的张书行、王勃兴等共产党员。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中,中共汉中工委书记江硖于1941年5月撤离汉中,工委工作停止了。随后,汉中的大多数党组织停止了活动,只有西乡县的西简、黄池两个党支部和中共城固县西北区委仍在坚持斗争。1943年9月,西简、黄池党组织被敌人破坏后,汉中境内只有城固县的西北区委继续在活动,直至新中国建立。

  第七次,解放战争时期,中共中央西北局贯彻党中央要“加强国民党统治区党的工作”的指示,于1945年10月,从西北局党校学员中选派汉中籍干部伍力、高秦生到汉中,重建中共汉中工委,伍力任工委书记。伍力、高秦生到汉中后,在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的艰难环境中,秘密恢复党的组织、领导汉中人民积极建立人民武装,为解放汉中英勇奋斗。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运用多种关系和措施收集掌握敌人党、政、军、警、特等方面的情报,为解放汉中和汉中解放后的接管建政以及肃清敌人潜伏力量提供了重要情报。尤其是打入敌特机要部门的一些同志,如:梁跃、袁政和、刘克厚、张新福、马靖、张济宁等党团员,在搜集敌人情报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二是注重恢复和建立党组织,努力扩展党团员队伍。截止1949年12月,中共汉中工委在汉中发展党员100余人,青年团员210余人。三是积极发展武装力量,全力迎接汉中解放。中共汉中工委在伍力领导下,立足当地实际主要建立了两支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其一是洋县人民自卫军,其二是汉江纵队。这两支武装为解放汉中都发挥了作用。汉中解放后,这两支武装统称“陕南人民自卫军”,编入汉中军分区部队,在肃清匪特、收缴反动残余武装的枪支、保护国家粮库、保障交通运输和维护社会治安等方面做出了贡献。

  三、汉中的解放与接管。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蒋介石国民党统治即将崩溃,汉中即将解放。为此,中共中央西北局于1949年6月与划归西北局领导的陕南区党委共同商定配备了汉中解放后的中共汉中地委、汉中专署和汉中军分区的领导班子及主要领导成员,白成铭、毛凤翔、张涛分别担任地委书记、专员和军分区司令员。

  同年7月,彭德怀指挥第一野战军取得扶眉战役胜利后,关中全部解放,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暂居宝鸡一线,即将开赴陕南,配合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随十八兵团行动的汉中工作大队,分批到达宝鸡黄家崖一带,遵照中共中央西北局和陕南区党委的指示,抓紧学习新区和城市工作政策,随时准备接管汉中。在陕南战场上,刘金轩、汪锋、李耀率领的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军自5月23日起沿汉水溯江而上,经过两个多月的连续作战,先后突破胡宗南的三道防线,相继解放了白河、竹溪、平利等县。7月下旬,19军在安康外围的牛蹄岭与胡宗南的二十七军、六十三军、三军和一一零军四个军激战。经过近40个小时、十几次的反复争夺,第十九军以伤亡1300余人的代价,歼灭安康外围胡宗南部守军2500余人,突破其第四道防线,一直攻入安康新城,打开了汉中的东大门。

  同年8月,蒋介石在重庆召开军事会议,判断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占领陇东后,将取捷径越秦岭进入四川,遂决定在秦岭、巴山设立两道防线,以阻止人民解放军自陕、甘入川。在秦岭防线上,东自镇安、佛坪,西至甘肃的徽县、成县,胡宗南部署了两个兵团八个军的兵力。然而,蒋介石的算盘打错了。此时,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第一野战军主力已兵临兰州城下,继续为解放大西北而战;第二野战军正以迂回包围的动作,取道湘西、鄂西,挺近贵州和川东,切断胡宗南部及四川境内所有国民党军退往云南、西康的道路;留在宝鸡一线的十八兵团,吸引并抑留胡宗南主力于秦岭山区,待二野部队完成断敌逃路的任务后,即翻越秦岭,攻取汉中,并协同二野部队聚歼胡宗南部于四川。

  同年11月初,刘邓大军在完成部署后突然向川黔发起全线进攻,并迅猛入川。11月下旬,逼近重庆。蒋介石才知弄错了方向,命令胡宗南调整部署,快速南撤。于是,在秦岭一线的十八兵团在贺龙率领下,奉命兵分三路向南全速追击。六十军为中路、一八零师为前卫、五三九团为前锋,沿川陕公路快速进军,势如破竹,连克凤县、双石铺、留坝等重要城镇。敌人为阻止解放军前进,沿途的公路桥梁全被炸毁,许多险要路段设障或破坏,并埋设大量地雷和暗炮。12月6日,五三九团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离开公路,攀登高山险道,披荆斩棘,沿羊肠小径,飞跨鸡头关,直插褒城,并于当日晚解放了汉中城。12月8日,沿汉江西进的第十九军先头部队与十八兵团在汉中胜利会师。12月14日,在汉中市内的北校场召开了群众欢庆汉中解放的大会。会上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汉中军事管制委员会,陕南军区副司令员陈先瑞任主任,汉中军分区司令员张涛、汉中市委书记刘国声任副主任。军管会是汉中最高权力机关,全面接管汉中。紧接着,汉中各县相继解放,派赴各县的党、政领导干部迅速到岗展开建党建政、恢复生产、清匪反霸和安定社会秩序等工作。随即,第十九军奉命转入汉中剿匪斗争,十八兵团南下四川完成解放大西南的任务。

  汉中的解放,虽然很多准备工作是在汉中境外进行的,但中共汉中各级组织领导人民群众为汉中解放竭尽全力,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为解放汉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总之,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汉中人民经历了从建党、艰难发展到汉中解放的曲折历程,各级党组织和许多共产党员怀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奋斗目标,不怕牺牲,前仆后继,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汉中解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应永远铭记这段红色历史,永记党恩,努力干好工作。

  (作者为中共汉中市委党校副教授)

上一篇 | 下一篇
友情链接:
中共汉中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汉中市民主街44号市委办公楼(邮编:723001) 联系电话:0916-2230069 Email:hzdsban@163.com 传真:0916-2214210
陕ICP备14003207号-2 汉中网安:61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