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史专题>史海回眸
 
陕甘交界的一对红色袜子客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1-19       

  陕甘交界的一对红色袜子客 

  ——革命烈士陆金海与张凤英夫妇 

        

  在陕、甘两省交界处的格楼坝(即现在的甘肃省成县宋坪乡),长眠着一对烈士夫妇,男的叫陆金海,女的叫张凤英。 

 

  相识 

 

  19369月,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途经陇南山区,在成县战斗中,24岁的宣传战士、湖北汉子陆金海与所在部队失散,流落于陇南的成县、徽县和陕西凤县一带。陆金海健壮结实,多才多艺,懂得中医,能织线袜,会耍魔术,这些技艺成了他失散部队后的谋生手段。当地人都亲热地称他“陆先生”,也有人唤他“袜子客”、“魔术师”。 

  也是在同年9月,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途经陇南围攻陕西凤县时,26岁的红军女战士、四川巴州姑娘张凤英因患病被寄留在了双石铺一农民家里治疗,待她病愈,部队早己移师北上。孤身流落异地的张凤英,靠帮人干活为生,生活十分凄苦。1937年夏末,因思念红军归队心切,张凤英向西经两当来到徽县城郊。此时,国民党徽县政府正四处搜查红军失落人员,为躲避敌人搜捕,她隐姓埋名,改名“黄嫂”。 

  徽县城南街的天主教堂里,住着一位天主教徒——教书的王先生。王先生无妻无女,心地善良,结识了不少来徽县谋生的“外乡人”。在这些异乡穷友中,他与南桥边开理发铺的四川人罗师傅最要好。 

  一天,罗师傅陪着王先生来到集市,观看陆金海的魔术表演。在围观群众的赞叹喝彩声中,二位老人细细打量这个年轻人:他身材高大,变换钱币、小珠子的“空手借”干净利落,没有半点破绽。二人都觉得陆金海是个机智灵敏、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久,经人介绍,王先生收养陆金海为义子,罗师傅教其学习理发,定居于南街。 

  1937年初冬,寒风料峭,衣着单薄的“黄嫂”第一次进城来找活干,在南街桥上被罗师傅遇见,引荐给了王先生。王先生见黄嫂中等个儿,面色憔悴,但一双大而黑亮的眼睛却格外有神,便请入家中,以礼相待。张凤英见王先生待人诚恳,心地善良,一番思索之后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来历说了出来,并表示愿意拜先生为义父,侍奉终老。王先生当即欢喜地收张凤英为义女,并将其改名“玛丽亚”,隐藏于教堂之内。 

  由此,陆金海和张凤英相识。1938年春节,在王先生的安排下,两个志同道合的革命青年结为患难夫妻。一年后,又抱养了一名两岁的女孩儿,取名“印印”。这个身世不同的四口之家,在陆氏夫妇的勤俭操持下,开始了新的生活。 

  19402月,陆金海一家三口随王先生移居成县红川镇天主教堂。(1945年后国民党政府改红川为甸川,解放后人民政府又恢复原名)夫妇俩一入红川,就注意到这里农民家家种棉花、户户织土布的习俗。为了在新的环境里谋生,夫妇俩从天水购买一台手摇织袜机,在天主教堂门前摆摊织袜。由于他们技术高、对穷苦人收费优惠,很快便誉满四乡。同他们打交道的农民越来越多,生意也越做越红火。

 

  被拒 

 

  1941年夏末,邻县康县的平洛川乡人严步川,因逃避抓壮丁来到红川,善良的王先生惜贫济困,接济了这位无处息身的年轻人,陆氏夫妇也和严步川成了邻居,在一年的知心互助中,他们成了推心置腹的“江湖朋友”。陆金海不仅懂得中医,而且医德高尚,常常利用工余时间为贫苦农民施药医病。1948年,中共陇南地下党在成县的频繁活动,引起了国民党成县政府的严重不安。于是,敌人在各镇建立了清乡队,加紧反共宣传和侦缉行动,到处搜捕共产党。陆金海多年免费为贫困农民医病的善举,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怀疑,当局以“形迹可疑”为由,将陆金海拘押审查。后来幸得红川镇镇长居雄彪(打入镇公所的地下党员)全力担保,才得以释放。为避风头,陆金海告别妻女,独自离开红川前往南山一带旅行织袜。在历时半年的南山旅居中,他经徽县的龙王洞、小地坝、大地坝、包家沟,翻越跨子岩、分水岭,来到陕西略阳的铁佛寺、走马湾、陈家坝,并沿嘉陵江到白水江、禅觉寺、马蹄湾等地。返回红川时,又逆青泥河而上,途经成县的史家坪、格楼坝、黑楼房和申家河等地。这次南行,陆金海熟悉了路径,结识了朋友,扩大了生活视野。 

 

  入党 

 

  19491月,中共陇南工委成立,之后,中共成县工委成立。3月,陆金海的好友严步川经人介绍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严步川按照“单线发展和联系”的规定,发展陆金海、张凤英为党员。春风拂面的四月,陆氏夫妇13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们像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一行泪水书写着胸中的千言万语。从此,两个流落他乡的红军战士与一个饥寒交迫的农民兄弟,由昔日的“江湖朋友”转为生死与共的革命战友。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的消息在地下党组织中传达之后,陆金海夫妇精神振奋,心情十分激动,全力投入到火热的地下斗争之中。陆金海以打猎为掩护,登上红川镇背后的梆子山,宣讲革命道理和斗争形势,鼓动组建游击队,利用梆子山的有利地形开展武装斗争。 

  19496月,为到南山深处的青泥河一带开展党的地下工作,陆氏夫妇将年仅12岁的女儿印印托付友人,背上织袜机,来到青泥河畔。这次南行,对陆金海来说是轻车熟路,夫妇俩径直来到略阳县青泥河的铁佛寺村,住进任遇德家,开始织袜营生。不久,又转到杜家坪,住在任国耀家里。陆金海巧妙的利用晚上串门的机会,与乡亲们拉家常、传新闻、说古道今,讲述行侠仗义、打富济贫的故事,偶尔也当众变几个小戏法儿,既给乡亲们带来了乐趣,也加深了与贫苦农民的感情,赢得了大家的欢迎。在短短的时间里,陆氏夫妇背着织袜机,转遍了河道的大小村庄。在当地乡民心中,“袜子客”夫妇是最有能耐和最受欢迎的人,走到哪里,就把“热闹”带到哪里。远庄近村,不论大人、小孩,一提起“袜子客”夫妇,没有不知道的。 

 

  播种 

 

  19497月,陆氏夫妇结识了小学教员任国永和为人正直的保长张凤鸣,并打算发展二人加入地下党。为了争取张凤鸣,陆金海经常到他家里借“汉阳造”枪来打猎。通过多次交往,陆氏夫妇的革命行为终于感化了张凤鸣,他成为夫妇俩发展的第一个地下党员。在张凤鸣的掩护下,俩人在青泥河扎稳脚跟,顺利开展地下工作。 

  任国永是一位生活清苦的乡村教师,常因无力冲破黑暗的时局而郁郁寡欢。陆金海经常寻找机会与任国永接触,向他讲述推翻反动政府、穷人翻身求解放的革命道理,使得在苦闷彷徨中的任国永找到了方向,看到了光明。8月末的一天,陆金海约任国永登毛垭梁,在梁顶,俩人各自选了块石头坐下,陆金海推心置腹的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郑重的公开了自己地下党员的身份。志同道合的任国永激动万分,面对红日庄严宣誓“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今服从党的领导,严守党的机密。如有不诚或泄露,叫我粉身碎骨!”从此,革命阵营里又增添了新生力量。

 

  牺牲 

 

  9月份,陆氏夫妇以织袜为名转到青泥河下游一个较大的村庄陈家坝,这里有个名叫陈森的人,经常到陆氏夫妇织袜机旁转悠,搭讪闲话,渐成熟人。这陈森本是一名无赖,发现陆氏夫妇诚实可欺,便产生了霸占张凤英的企图。受到严辞拒绝后,陈森又萌生了害夫夺妻的恶念。对革命忠诚的陆金海不但没有察觉,还对其进行革命思想启发,暴露了自己地下党员的身份。正苦于无从下手的陈森一下子抓住了陆金海的“把柄”,决心置他于死地。为躲避陈森的无耻纠缠,陆氏夫妇悄悄离开陈家坝,在河对面梁家湾的梁秀其家里落脚。 

  此时,解放大军挺进西北,国民党九十军从天水溃退到徽县、成县及略阳青泥河一带,在格楼坝驻扎了一个营,陈家坝也驻扎了一个连。为阻止解放军南下,国民党军队挖战壕筑工事修岗楼,弄得当地群众人心惶惶。此时,已经打听到陆氏夫妇真实身份的陈森,觉得机会终于来了。于1126日向国民党曾姓连长告了密。不多时,梁其秀家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陆氏夫妇被绳捆索绑押走了。 

  陆氏夫妇被押到陈家坝庄一个院子里进行审问。二人坚不吐实,受到极其残忍的严刑拷打,却一无所获。无奈,敌营长蒋一志传下命令,将陆氏夫妇押进格楼坝审讯。 

  蒋一志是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气焰十分嚣张。他才在几天前派人化装成解放军,诱捕了4名地下党员,并全部枪杀,因而得到了上级的奖赏。这次,他一心要在陆氏夫妇身上一试身手,再获奖赏。 

  蒋一志命人将陆金海手脚用麻绳捆住,背上压上一根木杠,两名打手从两边抓住杠子,压一下,问一声:“说,还有谁是地下党”。就这样压一下问一声,陆金海的身子翻卷过来,头脚屈曲在一起,痛得浑身是汗,湿透了衣服,只是喘息,就是一语不发。这时,士兵带进了格楼坝地下党支部书记张子桂,问陆金海认不认识。 

  陆金海强忍疼痛,吃力地睁开眼看了一下,说“认识”。 

  “他是什么人?”蒋一志厉声问道。 

  “他是个好人。是红川学校的校长,锅厂经理。” 

  “他是不是共产党?” 

  “他这样的有钱人共产党要吗?”陆金海装出看不起的样子。 

  “快说,谁是共产党?”蒋一志凶恶的吼道。 

  “红川镇的镇长佘跃川。” 

  “胡说,那个镇长是我们的人。” 

  …… 

  没有任何证据,蒋一志只好释放了张子桂。张子桂脱险后,趁着天黑通知了格楼坝一带的地下党员,连夜转移到了深山密林中,保存了革命力量。 

  凶神恶煞的蒋一志,命人把张凤英绑在柱子上,撕开她的衣襟,用烧红的铁铲逼她说出地下党的情况。张凤英怒目圆睁,气愤的说:“我就是共产党!我的丈夫也是共产党!从入党的那天起,我们就把一切交给了党!今天落到你们手里就没有打算活,要杀,就把我俩杀死在一处,要从我们口里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休想!”这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气概,这掷地有声的回答,把敌人惊呆了。蒋一志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凶残的将火红的铁铲烙在了张凤英的胸上…… 

  1949123日凌晨,当人民解放军向徽略、成略交界处进军之时,仓皇向南逃窜的国民党九十军,将陆金海、张凤英夫妇枪杀于格楼坝铧厂河坝。 

  陆金海、张凤英烈士,生世两异,半生飘零,然而始终不失一颗热爱劳苦大众、忠诚革命事业的红心。他们短暂的一生,清贫而坎坷,却留下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留下了革命的硬骨头精神。陕甘交界,青泥河畔,人们永远记颂着这对——“红色袜子客”。 

上一篇 | 下一篇
友情链接:
中共汉中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地址:汉中市民主街44号市委办公楼(邮编:723001) 联系电话:0916-2230069 Email:hzdsban@163.com 传真:0916-2214210
陕ICP备14003207号-2 汉中网安:61230001